鄭怡 「小雨來的正是時候」1983

鄭怡,臺灣歌手。自校園民歌開始,即在樂壇漸漸嶄露頭角,以“好奇的大學生”身份踏入歌壇的鄭怡,1980年她以一首「月琴」在流行音樂史上刷下非常亮麗的一筆。她的高音干凈、高亢、不拖泥帶水,如同凝聽月琴演奏般;令人感動,久久難忘。1983年的唱片「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才正是使得她那婉轉、平實、民謠味十足的純樸嗓音真正傳遍大街小巷的成名之作。現在的鄭怡除主持中廣的《綺麗世界》外,剩余的時間幾乎都奉獻給了家庭。

 

站長我曾經這樣簡單總結,說鄭怡,說鄭怡的專輯『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我覺得這樣介紹更通俗易懂:這是她的第一張專輯,是華語唱片里非常經典的一張唱片(臺灣百佳030),因為這張唱片,有一舉多得之妙。首先是歌手鄭怡因此而家喻戶曉;然后這是詞曲作者,現在的創作大師小蟲的第一首作品,通過這首作品,聽眾認可了小蟲的創作水平;還有這是“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東亞及東南亞最重要的音樂制作人”李宗盛制作的第一張唱片、李宗盛唱片制作人的地位因此得以肯定。并且這張唱片收入臺灣百佳唱片,排在第30位。

 

light_rain_01

 

 

或者點擊此試聽鏈接:

http://music.163.com/#/song?id=331289

 

小蟲說,「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寫的是他初戀兵變的故事。

當年小蟲擔任鋼琴家教時認識一位女孩,彼此有了純純戀情,后來他北上念書,偶爾回到高雄時總會聽到一些傳言,譬如:女孩有了新戀情、或是對方父親嫌小蟲家境不好,質疑這么窮怎么養得起女兒等,后來小蟲服役抽到了金門,遠距離愛情、加上當兵等不利因素,兩人戀情也漸行漸遠 .....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作詞:小蟲 作曲:小蟲 演唱:鄭怡

 

苦苦的這一杯酒,淡淡的沒有滋味;

你悄悄的就這樣走,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到底是那里做錯?讓你如此對待我;

你悄悄的離開我,可知我心已被你帶走。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淚;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沖淡我對你的思念。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詳細說,『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這張唱片誕生于臺灣校園民歌與流行歌曲的交替時期。其時的音樂作品內容已經超出校園生活、個體直覺及使命意識,羅大佑和蘇芮的新音樂形態搖滾樂大受歡迎,民歌風潮已漸漸消退,臺灣樂壇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這張專輯制作于1982年,是日后成為“臺灣首席音樂制作人”的李宗盛所制作的第一張唱片。當時的李宗盛在音樂制作方面尚處于初步摸索與嘗試階段,但是卻相當成功地捕捉到了鄭怡聲線中玲瓏剔透、高亢婉約與清亮率直的動人一面,從而使得整張專輯讓人聽起來十分親切、干凈、自然。在1993年臺灣傳媒界評選“臺灣歌壇百張最佳專輯”的時候,這張專輯的排名是第30位。

小蟲創作的標題曲「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堪稱這張專輯的畫龍點睛之作,“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 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淚 /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 沖淡我對你的思念”,這幾句詞句平實但卻情感真切的歌詞足以使這首歌流傳于世;當年創作這首歌時的小蟲還在服兵役,這也是日后成為臺灣樂壇中流砥柱的小蟲初試啼聲的作品。「結束」由李宗盛創作并與鄭怡對唱,歌中所訴說的為情所困、為愛所惑的情懷并不激烈,只顯得云淡風清,這首歌亦成為李氏對唱情歌的經典之作。

這張唱片中的作品歌詞段落精短、曲式架構簡單,但也正因如此,在經過了歲月的剝蝕之后再重聽的時候,也才會更加讓人體味到舒緩簡約的單純和拋卻負擔的輕松——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在華語樂壇,李宗盛是響當當的百萬制作人,不過在制作領域,他最擅長的當然還是“婦女之友”的工作,張艾嘉、陳淑樺、辛曉琪,無論是已然成名的還是初涉紅塵的,他總是會挖掘出這些女歌手自己渾然不自覺的心理和心靈,使之不經意間就走入深閨、宛如怨婦。盡管在這方面,他也有在貴婦氣質比較頑固的林憶蓮身上宣告失敗的歷史,但這畢竟也只能說是術業有專攻的問題。在1983年,李宗盛尚是青春華發、英姿勃發,剛剛經歷了“木吉它”輝煌歲月的他,尚未脫離一身的民歌氣息就進入了流行樂壇的第一線,坐在了制作人的高位上開始自己高瞻遠矚、運籌帷幄的幕后生涯。此時的他,對于將一個歌手的閃光點盡情發揮的制作工作,可以說是沒有一點經驗和底蘊可資使用,一切都是全新的開始,而“不幸”成為其小白鼠的則是同樣出身于民歌圈的鄭怡。

最終,由李宗盛制作的鄭怡首張個人專輯『小雨來得正是時候』獲得了一致的好評,并以第三十名的排位擠入了臺灣百佳專輯的行列。從邏輯性上來講,有兩點可以說是讓這張唱片得到成功的最主要原因。其一是李宗盛和鄭怡都是出自民歌界,流暢的旋律、淡雅的意境和文藝的情結很容易就讓兩者的審美點交匯到了一起。其次是當時的臺灣流行樂壇恰好經歷著由民歌時代向商業時代的轉型期,而鄭怡與李宗盛也都正由民歌音樂人向主流音樂人的過渡摸索期,他們的根基相似、發展規跡又相似,再加上大環境的助力,自然就使這張專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而取得了成功,哪怕它涉世未深,哪怕它未經世故,也同樣可以幻化出一種青澀美。

和潘越云在1980年與吳楚楚、李麗芬共同發行『三人展』宣布進入歌壇完全相同的是,鄭怡在唱片市場的第一次亮相,同樣來自于她和王新蓮、馬宜中共同發行的一張三人拼伙專輯『匆匆的走過?告別夕陽?月琴?話別』。而鄭怡正是通過這張唱片中的一首「月琴」從而確定了她在歌壇上的地位,也讓王新蓮和馬宜中更多的成為了她進入歌壇的陪襯,之后也更為適宜的留在了創作者的位置勤奮耕耘。完全是機緣巧合,這首「月琴」真可謂是非常到位的形容了她本身的聲線特征——清脆悅耳,這種清脆嘹亮的嗓音,也讓她從一大批味道普遍「成熟」的女性民歌手中脫穎而出,因為極強的辨識度而迅速為人知曉。

這張專輯最到位也是流傳最廣的,還是小蟲創作的同名曲「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典型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臺灣流行音樂的傳統手筆,唯一體現個性的除了文字中那些許的年少輕狂之外,恐怕就是小蟲特意根據鄭怡聲線音色打造的渲泄式的副歌,點題的反復吟唱,充分顯示出鄭怡尖而不破、細而不薄的演繹處理,也將這首作品表現出一種年輕人特有的激情飛揚的清爽之氣,聽來干凈之余還過癮。而「如果你說」則很難想象是李宗盛的手筆,沒有頓音、沒有切分音,旋律如紗裙般迎風搖曳,很有中國古典的曲徑通幽之迷。

專輯在整體的選曲上依然定位在愛情這個主題,而作品的創作風格則都是典型介于民歌與流行曲之間:既有民歌的單純、樸素、簡潔、流暢,又初具流行曲的細膩、感性和層次感。而在制作人崗位首次下海的李宗盛,雖然手法簡單,但卻也是恰到好處因為想法不多使整張專輯有了一種很清爽的商業化民歌的線條。大概正是因為這是李宗盛的第一次,所以他即使在「一千個夜」里的玩起Bossa Nova、「弦上詩」里玩起搖擺樂的花活,也都顯得謹小慎微,不敢越雷池半步,這也反倒讓鄭怡有了更大的聲線發揮空間,避免了演唱部分被多元化的編曲喧賓奪主。

同樣具有紀念意義的是,這張鄭怡的唱片也收錄了李宗盛男女對唱情歌的處女作「結束」,和制作風格相同,李宗盛的演繹現在聽起來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與「你走你的路」和「我這樣愛你對不對」中用非主流的聲線搶戲相比,完全的是甘于配角、服從主角。不過,還是要推薦由王杰和林憶蓮翻唱的粵語版「還有」,一個是因為王杰的苦和這首作品的主題相得益彰,再者林姐姐那種現代化的都市之怨,聽起來也確實格外性感動人,更有華彩之美。巧合的是,未來的某日,林、李果然走到了一起,莫非是此曲做媒?如果是,也只怪選錯了對象,因為這段戀情從一開始就是——見歌名。

 

詞曲作者小蟲

詞曲作者小蟲

 

唱片制作人 李宗盛

唱片制作人 李宗盛

 

鄭怡 & 李宗盛

鄭怡 & 李宗盛

 

左起陶曉清、楊芳儀、潘越云、王海玲、吳楚楚、鄭怡、蘇來1980年代初攝于國父紀念館外。Photo Credit:圈圈音樂志

左起陶曉清、楊芳儀、潘越云、王海玲、吳楚楚、鄭怡、蘇來1980年代初攝于國父紀念館外。Photo Credit:圈圈音樂志

 

 

 

附錄: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專輯曲目:

 

1、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2、如果你說

3、一千個夜

4、愛情的神奇

5、長夜

6、憶吾愛

7、結束

8、無法解答的問題

9、走一個下午

10、弦上詩

 

 

 

 

 

Town Way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