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鈞 『第三只眼』

1997年,鄭鈞推出他的第二張專輯『第三只眼』。這距1994年第一張專輯推出已過兩年多。在熱切的盼望中,一次在去唱片行和老板閑聊的過程中,獲悉唱片行老板最近要進一批新貨,老板細數著張張專輯,說,“還有鄭鈞的『三只眼』”,聽到鄭鈞,我們逛唱片店的人都眼前一亮,隨后又是無盡的盼望。到最后專輯真正擺上柜臺,拿到捧在手里,才知道唱片行老板把專輯名字說少了一個字,這張專輯應該叫做『第三只眼』。

說實在的,有很多創作型歌手,他的第二張專輯最好。鄭鈞就是。我認為『第三只眼』專輯是鄭鈞才華橫溢的最佳表現,我想今后包括鄭鈞自己也無法復制這種頂峰之作。這張專輯的磁帶在我的隨身聽里面放了很長時間。

因為有第一張專輯『赤裸裸』的標桿,初見『第三只眼』的外包裝,包括封面設計等,覺得鄭鈞能出版這張專輯,背后一定有很多艱難,在專輯歌詞頁的感謝列表里,也被鄭鈞的一句“這張專輯的誕生異乎尋常地曲折”所印證。但是音樂素質卻是百里挑一的。這張專輯的編曲跳出了傳統搖滾樂的俗套,配器神奇,得益于一個人叫做阿希。

the3rdeye_01

 

 

 

 

專輯曲目:

 

01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5:19

02 我的愿望 3:45

03 門 5:10

04 路慢慢 3:16

05 陷阱 4:33

06 天黑了 4:11

07 不得安息 3:53

08 第三只眼 6:30

09 馬 4:34

10 迷途 4:55

 

 

 

百度百科:

 

『第三只眼』發行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銷量已達五十萬張!為此,世界著名的音樂雜志“Billboard”在九七年二、三、六月號上發表了專欄文章和多幅照片介紹這位不同尋常的亞洲歌手,使鄭鈞成為登上“Billboard”的第一位中國歌星。至此,鄭鈞在中國歌壇有了新的不可取代的地位。

1997年1月,與寶麗金合作的第一張專輯『第三只眼』正式發行。在九五、九六兩年中國流行樂壇始終處于低榖的情部下新專輯一上市便引出轟動,其主打單曲「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蟬連五周全國電臺總排行榜冠軍。繼而『第三只眼』于1997年5月在香港、日本和東南亞同步發行,至此,鄭鈞的音樂開始向全世界擴展。1998年初,經全國及整個東南亞華語地區聽眾投票選舉,鄭鈞榮獲1997年度“CHANNEL V”頒發“神州最佳男歌手”獎項,成為了該獎設立以來,第一位獲得此殊榮的大陸歌手。

 

the3rdeye_02

 

 

 

豆瓣 雨花石

https://www.douban.com/people/4869323/

我想鄭鈞真的應該感謝阿希,如果沒有他,這張專輯不知道會糟糕到什么地步,這張唱片里面有很多民族的東西,「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中佤族的伴唱,『第三只眼』中的古琴,「路漫漫」中板胡和吉他相得益彰的配合,而「門」經過阿希的制作和編曲竟然會那么的像流行情歌。聽下半部分的時候感到的卻是不耐煩,想一朵烏云一樣籠罩在心頭,壓抑了那么就還不下雨也不消散,異常的沉悶。和一個好的音樂人合作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啊,阿希的編曲制作和其他樂手的彈奏像一件華麗的外衣,鄭鈞的詞曲似乎在固定的套路里迂回,就像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穿了一件隨波逐流的衣服,是那么的不相襯。如果用來兩個字來形容這張唱片就是:絕望。

 

the3rdeye_03

 

 

豆瓣 horse

https://www.douban.com/people/horse/

很多人對『第三只眼』的評價不好,我仍然瘋狂喜歡這個專輯,即便我從來沒有學會過唱任何一首歌曲。沒有人能夠想象我是如何被『第三只眼』吸引,在疲憊的曲調背后,那些詞句如何一點一點準確地命中我的內心。在過去的幾年里,從幾年前amei最早讓我聽它開始一直至今,“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沒有錢”的叫聲就始終縈繞在耳邊,而每一次我覺得幸福就在身邊的時候,“幸福可望不可及”的嘶喊就在心底搖曳起來。『第三只眼』里濃重的不安全感,還有受挫、迷茫、猶豫等等全部的負面因素交織在一起,歌唱者正在做出最徹底的妥協,一點點不甘并沒有成為亮色——混合(mixed)的音響效果像漩渦一樣攪拌著這最后的不甘心。理想和愛情還有其他,都被懷疑甚至否定,現實變成一個巨大的夢魘籠罩著我們,錢的影子漂浮在這夢魘之中,讓人眼睛血紅。

我對amei說這是結束性的搖滾專輯,結束搖滾里的理想、流浪和愛情,結束叛逆、抵抗和健壯。在我印象中,第一次聽崔健的一無所有是極其震撼的經歷,在碩大的禮堂,對未來毫無所知的我。晚會是市里的某個正式慶祝演出,臨近結場,一個拄著拐杖的年輕矮個男子,在鮮紅的禮堂舞臺上,一個人,高昂地唱 “一無所有”。現在想起來,這個場景有太多的寓意:權不說一個反叛的搖滾曲目作為一個主旋律的晚會結場;即便這歌唱的人,也確實有些一無所有的意味;但是他的聲音實在太高昂,對于自己的一無所有充滿著驕傲和自豪;對愛情,對那個要和他一起走的女子,面部神情十分投入飽滿;而且,他似乎也樂意流浪,并期盼流浪的未來是個陽光的未來;甚至對于那個場景而言,他得身體和精神都足夠健壯。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高喊結束,就是結束了我心中得上面這些情景。盡管月前還是幾個月前,崔健依然能夠在工體掀起熱鬧的景象,但是熱鬧的人們都是 “我已經,我已經,我已經有了錢”的人們,都是已經在現實的風塵里打滾,借著這熱鬧來溫暖一下記憶而已。幸福在理想和現實中搖擺的時候,我們慢慢放棄了對幸福的追求,只是樂于遙望一下即可。所以,崔健已經不真實了,Amei說,「一無所有」這個專輯太純粹了,過于純粹就是虛偽。我無從判斷,舊時記憶里紅舞臺上那個高唱的殘疾歌手是否虛偽,但是我至少篤信工體的熱鬧不會太真實——真實如同幸福一樣可望不可及。但是『第三只眼』想要放棄了搖滾自身,放棄理想、愛情,決意在不安全的現實里做一個妥協者的時候,看上去,還是真實得如同這現實別無二致。

 

部分圖片來自知乎日報:

https://daily.zhihu.com/story/4251223

 

 

單獨開辟這樣一個專題,叫做『完美專輯』(Perfect Album),主要想記載一些從小到大聽過的音樂(歌曲)專輯,這些專輯是那么讓我喜歡,真是曲曲讓我沉迷,曲曲讓我拍案,曲曲個是天才之作。實際上“完美”一詞確實是有待商榷,哪有那么完美的呀。但是,這些專輯確實有讓人難以忘懷的地方,至少是讓我難以忘懷,聽著這些專輯就快樂。

之前臺灣有個評選,叫做“臺灣百佳”唱片,人家那個是大氣上檔次的,從專輯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人文關懷、整體素質、藝術成就、時代影響等等方面來評價,最后評出了200佳,并且聽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有新專輯來不斷來補充,第201佳、第202佳......

我這個推薦,沒有那么高的學問,就是自己覺得好聽,這種好聽,還不能是專輯里的一兩首主打歌好聽,要整張專輯80%都好聽才行,就這么個標準。

如果我的推薦恰巧和你的意見相同,那說明我們在同一個“頻率”上;如果我的推薦讓你發現了一張以前未見的好專輯,那就趕快加入你的曲庫,好好享受吧。

Town Way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評論:1   其中:訪客  1   博主  0

  1. 天天 0

    aa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