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學術期刊《科學》點評《三體》:讓人想起《悲慘世界》

10月30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科學》(Science)雜志,刊登了Yevgenia Nusinovich的一篇書評,文章以“文化沖擊”(Culture Shock)為題,點評了2015年雨果獎獲獎作品《三體》(The three-body problem)。《科學》雜志是全世界最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除刊載學術成果外,書評欄目多推薦科幻科普作品。

 

與此同時,《自然》雜志的子刊《自然物理學》(Nature Physics)在2015年11月號上也刊登了一篇《三體》的書評。作者Nicky Dean在文章中介紹了《三體Ⅰ》的故事梗概,并總結小說核心主題之一為:作為科學家,我們很少將世界當作信念的產物。相反,我們認為它獨立于我們的研究,是客觀存在的。在研究的開端,我們抱著能夠發現深層意義的希望,但仍在圍繞這個世界的表面做研究。但是當這些既定事實突然遭到質疑時,我們該如何應對?當我們被迫將科學僅僅當作教條時,我們會做什么?

 

 

以下是《科學》雜志所發《三體》書評的內容:

 

《三體》是一本非同尋常的科幻小說,全書開篇就描繪了中國1960年代“文革”的街頭暴力場景,寥寥幾筆,作者便帶我們移步至郊外的一處公眾集會,一位科學家(譯者注:葉哲泰)因拒絕放棄他所堅持的學說、拒絕向紅衛兵磕頭而被拳打腳踢、辱罵不止。這樣一個沒有英雄也沒有希望的黑暗時期不禁讓人想起了《悲慘世界》。但相比之下,《三體》少了一份絕望感,也并沒有那么理想化,字里行間所透露出的未來主義與硬科學、現世問題交織在一起,讓人拍案叫絕。

 

乍一看,本書是以一些沒有關聯的片段拼湊而成。一部分情節以1960年代“文革”為背景,另一些發生在當代中國,還有一些則是置身于一款名為“三體”的電子游戲中,在這個極度仿真的游戲里,晝長、氣溫總是毫無根據地隨意變換,時而烈日中天,時而天寒地凍,而玩家們則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努力存活。作者塑造了幾個鮮明的科學家為主角,更為可貴的是,作者還成功地通過描繪他們的一舉一動,詮釋了所處環境對他們產生的影響。在1960年代背景下,主人翁們得時刻小心翼翼,才能避免被扣上“反動”的帽子而被下放。在現代社會中,人們所面對的處境卻更加微妙,到處都有致命的威脅。

 

隨著情節的發展,三個不同空間逐漸展現出千絲萬縷的聯系,讀者們便止不住地猜哪些是正面角色哪些是反派,他們接下來會怎么樣,但結果總是出人意料。雖然主線的發展百轉千回,卻不會讓人覺得矯揉造作。我在看這本書時能感受到自己置身于異國他鄉,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是新鮮的,充滿了各種可能性。這當之無愧要歸功于作者非凡的創造力。但我好奇的是,深諳中國文化傳統的讀者會不會對這些情節更感同身受。

 

除了諸多的人物、歷史事件、科學與基礎物理知識外,還有一條常識性的主線貫穿了全書。比如,作者能很清晰地闡明書中所涉及的中國歷史,所以就算普通讀者看起來也毫不費力。而為情節布局的物理、數學概念也顯示出作者扎實的科學基礎與極強的邏輯性。我以一個生物學家的敏銳注意到,書中某處提及了轉基因作物可能帶來的危機,不過這個細節處理得很得當,絲毫不影響故事的流暢性。

 

劉宇昆先生在翻譯此書的時候巧妙地穿插了腳注,所以即便對中國歷史知之甚少的讀者也能理清思路。不僅書中的基本內容譯得相當貼切,劉先生還非常自然地給讀者呈現了一個中國文化的全貌,對此深表感謝。

 

總之,這本小說能夠一飽科幻小說愛好者的口福,當然也吊足了物理、數學及歷史等愛好者的胃口。一看完這本書,我就迫不及待地想看三部曲后兩本。《三體》 讓全世界的讀者都領略到中國科幻小說的水平,能獲雨果獎,當之無愧。

 

Town Way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