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美雪

幾乎所有人都是先聽到她的歌,再認識她這個人:從前是通過港臺那些翻唱歌曲;而今則是通過微博上被轉了無數次的演唱會片段,54歲的她身著白襯衣、與昔日戀人吉田拓郎合唱一首《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唱畢,她揮手離去,不作任何留戀,卻把她的名字印在了每個人心中:中島美雪

除了“歌手”這個身份,美雪還以一個創作力旺盛的職業詞曲作者著名,至今為止的五百余首原創作品中,有一百余首是專為其他歌手而作,有七十余首被港臺歌星們反復翻唱了近三百回。許多我們耳熟能詳的歌曲,從鄧麗君的《漫步人生路》、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與《人間》,到范瑋琪的《最初的夢想》,原來都出自美雪之手。

出道:以“攪局者”姿態出現的女孩

1952年2月23日,中島美雪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市,祖父經商,父親是位婦產科醫生,后來她的弟弟也成為了醫生。在母親的教育下,她5歲開始學習鋼琴,還學過芭蕾。小學二年級時,她第一次嘗試作曲,這個大膽的舉動,并沒有得到老師的鼓勵,還被批評“一文不值”。所幸家人支持她。

美雪念高中時,父母買了一把吉它作為她的升學禮物。在高三時的游園會上,她就是抱著這把吉它,自彈自唱,首次公開表演了自己所創作的歌曲。

美雪大學雖然念的是藤女子大學的文學部國文學科,加入的是媒體研究社團,但同時又經常去北海道大學的民歌社團活動,在音樂比賽中也有突出表現。當時大部分社團音樂活動的參加者,都是以樂隊為組織形式,比賽也幾乎沒有女生以個人形式參加,所以學生時代的美雪,經常被稱為“音樂大賽的攪局者”。其實,她并非故意標新立異,只是想堅持自己真心認可的方式。她那種非常自我的、甚至可以說是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在業余創作的時代,就已經顯露無遺。

1972年 5月,還在大學就讀的美雪首次參加歌唱比賽 —全國歌謠音樂祭,以一曲《我時常這樣想》得到 “優秀賞 ”。但她并沒有就此踏上樂壇,據說是因為當時的評審、日本著名詩人谷川俊太郎出了個題目: “我之所以身為歌手的意義? ”年輕的美雪或許是意識到自己尚無法完滿地回答這個問題,因此婉拒了出道的機會。后來她的大學畢業論文題目就是《谷川俊太郎論》,可見這位詩人及他曾經提出的那個問題,對美雪所產生的影響。

成名:刺透心胸的“燃燒生命式”歌唱

1974年,美雪大學畢業,回到母校柏葉高校短暫地做了一段時間國文老師,同時在坊間做業余的音樂演出,在出道前已積累下一百多首原創歌曲。1975年,她在山葉音樂振興會主辦的第九屆流行歌曲競賽中,憑借一曲《時代》奪得獎項,由此受到當時山葉音樂的社長川上源一賞識,被納入旗下藝人栽培。當時美雪剛走出校園,謀職不順,父親又不幸中風,在迷惘彷徨中寫下這首歌。這首《時代》,后來在1993年再度被翻唱,至今仍歷久不衰,每逢大學畢業時節總還會被年輕人唱起。

那時的美雪,就已經顯露出其歌曲能夠穿透人心的能量。而這種洞見與力量感,來她的作品。臺灣詩人曾淑美在介紹中島美雪的文章《哭泣的靈魂》中說,美雪的作品有一種“與生命呼吸無法區別的誠實特質”。曾淑美形容美雪有著“很尖銳很潔癖的那種靈魂”,“隨便撞見的幾句歌詞,像雪花一樣飄到手掌上,轉瞬就要消失了似的,讓人激動得想要掉眼淚”。

不過美雪如此內在、又具外部穿透力的能量,也是在漫長的創作及演唱歷程中逐步煉就的。1970年代,剛出道時,她所唱的主要還是偏悲傷的情歌,當然已有不少獨到的立意和題材,但那時的她,還只是個年輕的創作歌手。隨著1981年單曲《惡女》的發行,一洗過去悲戀歌曲的形象,以清新活潑的曲風席卷日本。可以說,1980年代美雪的風格開始變得多樣,雖然大部分還是情歌,然而無論是歌詞題材還是曲風,都出現了許多創新與變化。

1990年代,美雪的創作題材逐漸從情歌轉移到對人性的描述,用臺灣旅日作家劉黎兒的話說,她能“將人生各種處境均開拓成為歌曲主題”,而“尤其擅于描繪人在低潮谷底的心情”。還寫過無數對渺小人物極具同理心與關懷的歌曲,歌中主角不乏受人輕視的人物。她的歌有非常強烈的撫慰作用——但不是用甜漿,而是敏銳地刺穿失意者的心。

彼時的日本樂壇,已經離開曾經興盛的民謠時代,進入“新音樂”時期,而美雪恰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不僅歌詞擅于捕捉各種細節、從容大氣,給人以力量與信念,而且曲風千變萬化,再配上她時而豪邁、時而低沉、時而稚氣的廣闊音域,尤其是被稱為“燃燒生命式”的唱腔,一時間擁有了大量的暢銷歌曲,逐漸成為一個音樂時代的神話。

嬗變:一種正向面對時光流逝的思維

2000年,美雪受邀為日本N H K的電視節目創作主題曲,那首為默默支持日本經濟的無名英雄而寫的《地上的星》,獲得了日本各個階層的共鳴,自發售后,停留在排行榜百名內長達183周,創下日本唱片界少見的長賣奇跡。而聲名日隆的美雪,在進入2000年代后,也更加隨心所欲地去做自己心目中的音樂,不再只是個流行歌手,更像個真正的音樂家。

事實上,早在1989年,她就開始試水實驗劇場,以更加自由、更加豐富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每年她都會做一期舞臺劇《夜會》,將之前所創作的歌曲重新編排,構造出一個個富有夢幻色彩的故事, “夜會”年年舉行,從無間斷,且年年滿座,足可見這位“國寶級歌姬”在日本的人氣。

而除了“歌手”這個身份,美雪還以一個創作力旺盛的職業詞曲作者著名,至今為止的五百余首原創作品中,有一百余首是專為其他歌手而作,有七十余首被港臺歌星們反復翻唱了近三百回。許多我們耳熟能詳的歌曲,從鄧麗君的《漫步人生路》、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與《人間》,到范瑋琪的《最初的夢想》,原來都出自美雪之手。

日本作家松本侑子在《另一種美學》一文中分析道:“美雪歌中的女人乍看似軟弱無助,然而骨子里絕非自憐自艾,反而是堅毅冷靜、不易受傷,這種兼具感傷而又冷靜的女性,無疑是現今最具魅力的表征。”

許多人都說,在美雪的歌中有一種“正向面對時光流逝的思維”,不同于那些只限于個人情感、題材與風格都相對固定的歌手,她的歌曲隨著時代與社會的變遷、隨著人生的發展而不斷變化,永遠保持著自我、保持著內心的美好、保持著自由自在的創造力。

 

像中島美雪那樣活著和歌唱

作者:袁堅  時間:2013-08-27

http://www.womenofchina.net/html/report/6466-1.htm

 

點擊如下網址,轉到《西裝下的搖滾》網站,繼續了解中島美雪

http://www.rockinsuit.com/
 

 

點擊如下網址,轉到《西裝下的搖滾》網站,繼續了解中島美雪

http://www.rockinsuit.com/

圍觀 3,188 views 次